土耳其足球脱亚入欧启示录

铺天盖地的德国国旗中间,一位土耳其球迷倔强地高举土耳其国旗,土耳其足球也在多年的摔爬滚打之后,倔强地立在了欧洲足球强队之林。

德国总理默克尔(右)与土耳其总统居尔(左)都到现场观战,两人在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的陪同下相谈甚欢。

上得山多终遇虎,猛将难免阵前亡。在本届欧洲杯创造了3次大逆转的“土耳其弯刀”终于“钝”了,德国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以逆转的形式将土耳其队这匹黑马钉在了第13届欧洲杯4强的位置,尽管如此,这已经是土耳其人在欧洲杯历史上的最好成绩。

是役土耳其队先由博拉尔首开纪录,其后德国队先后由施魏因斯泰格和克洛斯连下两城反超比分。当“神奇小子”森图尔克再次在终场前不久的第86分钟进球扳平比分时,人们以为“土耳其神话”又要再次上演了。但是这一次更加神奇的是德国队,拉姆在第90分钟的进球使德国队以3比2结束了比赛。

如果单纯从技战术发挥和球队表现来看,虽然比分上是德国队赢了,但是从技术统计数据看,土耳其队却是全面领先德国队。

本来,足球圈的专家名宿大多看好德国队,包括温格在内的专家都观点较为一致,一是德国队原本实力就强于土耳其队;二是土耳其队伤兵满营,红黄牌停赛众多。主帅特里姆能用的球员只有可怜的14人,以致他甚至考虑过让替补守门员托尔加上场打后卫,同时欧足联还驳回了土耳其队要求临时征调球员的请求。土耳其队在这种情况下对德作战,无疑等于让了“车马炮”,德国队似乎胜券在握。

但是,从实战场面来看,土耳其队既不像是一支损兵折将、残缺不全的欧洲二流队伍,也不像是球员经过了3场大逆转,其中包括一场打满120分钟并点球决胜的比赛,从而体能严重透支的“残部”。相反,土耳其队以全场积极的奔跑、流畅的配合、出色的技术,把自己曾经顶礼膜拜的德国足球一度打得风声鹤唳,不知所措。如果门将鲁斯图不犯那次失误,如果球队的防守能够集中精神于最后一分钟,如果不是此前已经将运气“用尽”,土耳其队完全应该进入决赛。

阵容比对手齐整、休整时间比对手多、准备比对手充分的德国队,在关键时刻,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注视下,全队心理压力大,动作紧张僵硬。尤其在上半场的上半段,身经百战的德国战士们突然像患上了失忆症一样,似乎连足球怎么踢都忘记了,这种现象不是个别,居然是整体性的,整部“德国战车”一下子“断了履带”。

德国队全场射正球门的次数只有3次,但进球率却达到了100%,这只能说德国人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如果不算上鲁斯图出击失误造成克洛斯的幸运入球,德国队的施魏因斯泰格和拉姆的进球只能算是个人能力的发挥,并不是德国队整体战术的结果。最令人费解的是,开局阶段德国队居然只会退防,根本没有对土耳其队进行必要的凶狠逼抢。

应该说,德国队多达5次进入欧洲杯半决赛的丰富经验,转化成了运气,帮助德国队第5次打进欧洲杯的决赛。而毫无欧洲杯半决赛经历的土耳其“初哥”,最终被德国“祖师爷”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从国土面积计算,横跨欧亚大陆的土耳其,在亚洲的面积要大于欧洲面积,但是土耳其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亚洲国家,尤其在足球方面。土耳其足球从开始就坚持“脱亚入欧”,甚至在欧洲足球“给白眼”的情况下,土耳其队仍积极地融合到欧洲足球之中。

土耳其足球号称从18世纪开始从欧洲传入,1901年在土耳其出现了第一场足球比赛。1907年,土耳其第一家足球俱乐部费内巴切队在伊斯坦布尔成立。1923年国家独立后,土耳其就选择了面向欧洲的“西化”价值取向,土耳其足协在1923年成立,是土耳其最早成立的体育组织,同年加入了国际足联。但是,欧洲一直非常抗拒土耳其,如果按照一般常规,一个国家的足协成立后,应该首先加入洲足联,然后再加入国际足联。但是土耳其足球是先“走后门”入了国际足联,再逼迫欧足联承认自己。然而欧足联一直拒绝接纳土耳其,这种拒绝居然维持了长达70年,直到1993年,欧足联才勉强接纳土耳其成为欧足联的一员。

虽然组织上不被接受,但土耳其足球顽强地坚持“脱亚入欧”路线,尽管其间亚足联多次拉他们加入亚足联,但都被土耳其人拒绝。土耳其队只参加欧洲比赛,对于亚洲的任何赛事从不问津。土耳其足球早在1948年伦敦奥运会上曾与中国队交过锋,当时土耳其队以4比0战胜中国队。不过,1948年的中国队需要自筹经费,一路开赴伦敦的过程中,球队居然打了35场募捐比赛,才辗转到了伦敦。球员生活艰苦,他们自带大米、咸鱼和榨菜,没有钱住奥运村,只能寄宿在一所小学内。就是这样艰难的中国队,在一场与美国队的练习赛里曾以3比2获胜。到了对阵土耳其队时,中国队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

土耳其足球在开始阶段也是孔夫子搬家——尽是书(输)。1936年,土耳其队参加了柏林第11届奥运会,第一轮即被挪威队以4比0淘汰。不过土耳其足球无论如何不济,依然坚持跟随欧洲足球,而拒绝选择到亚洲“骗取”一张世界杯入场券。他们正是由于选择了水平更高的欧洲赛场,才在不断的失败与挫折之后,通过与欧洲高手过招学习,开始积累了与欧洲强队对抗的经验,并逐渐沉淀进步。

1954年,幸运女神开始眷顾土耳其足球。在世界杯外围赛上,他们通过抽签淘汰了西班牙队,第一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圈。但在那届世界杯上,土耳其队两次输给德国队,一共丢掉11球,这使土耳其人开始对德国足球有了特别的关注。

土耳其足球之后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德国教练的帮助和生活在德国的“土侨”球员。1954年世界杯后,土耳其足球又重新开始在欧洲赛场与世界赛场上屡败屡战的苦难。1984年,曾执教过德国国家队的德沃尔来到土耳其,开始改变了土耳其足球的命运。德沃尔先执教加拉塔萨雷队,以先进的理念率队连夺两年联赛冠军。

加拉塔萨雷队的成功带动了土耳其俱乐部引进教练的风气,尤其是与之同城的另两个强劲对手费内巴切队和贝西克塔斯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德国。越来越多的德国教练投身土耳其联赛,其中包括罗朗特、道姆、布里格尔等名帅。

德国教练的加入大大提高了土耳其联赛的竞技水平,一些高水平的外国球员也开始加盟土耳其联赛。比如前罗马尼亚球星、有“喀尔巴阡山马拉多纳”之称的哈吉就曾效力于加拉塔萨雷队,进球率非常高的巴西前锋贾德尔也曾经在加队效力。

与此同时,土耳其联赛也涌现出一批突出的本土球员,他们开始跻身水平更高的欧洲5大联赛。1995年,有“博斯普鲁斯公牛”之称的前锋哈坎·苏克离开了加拉塔萨雷队,加盟意大利都灵队,这位国家队的主力射手成了第一个登陆欧洲顶级联赛的土耳其球员。而巴斯图尔克帮助德甲劲旅勒沃库森队夺得了欧洲冠军联赛的亚军。在海外效力的球员,绝大部分成了国家队的主力,并为国家队注入了强悍的球风。

德国教练的思维也深深地影响到了土耳其的本土教练,被誉为“土耳其足球皇帝”的特里姆横空出世,率领加拉塔萨雷队夺取了2000年欧洲联盟杯和欧洲超级杯的冠军。两战成名后,特里姆马上被意大利的老牌甲级劲旅相中,先后执起佛罗伦萨队和AC米兰队的教鞭,成为第一个到国外当“洋教练”的土耳其人。

对土耳其足球影响更深的,还有从德国回来的“土侨”运动员。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大批土耳其人到前西德打工,目前德国有240万土耳其人,主要集中在柏林和科隆。他们中脱颖而出的球员从小受过系统专业训练,有很强的竞技意识。土耳其足协在多特蒙德设有办事处,特别注意从青少年中物色苗子,鼓励这些人为祖国踢球。在韩日世界杯上以3比0击败过中国队的土耳其队阵中,就有7人在德国出生。

从输入教练球员到输出教练球员,土耳其足球翻开了历史的新篇章。除了俱乐部队屡有上佳表现外,土耳其国家队也开始在欧洲赛场上偶露峥嵘。1996年和2000年,土耳其队先后打入了欧洲杯决赛圈,其中2000年打入了8强。2001年,土耳其队通过欧洲区预选赛打进了世界杯决赛圈,这距上次世界杯之旅整整花了47年。

说到渊源,土耳其足球的确是师承德国足球,两国足球也一直在对抗中交流、融合。德国队主教练勒夫就曾经在1998~1999赛季执教过费内巴切队,在德土之战中出现致命失误的土耳其国门鲁斯图当时就是勒夫的队员。勒夫的球队在那个赛季中两次面对当时由特里姆统帅的加拉塔萨雷队,结果加拉塔萨雷队主场2比0客场2比2,取得1胜1平的战绩占得上风。特里姆率领加拉塔萨雷队称霸欧洲联盟杯的1999~2000赛季,该队曾经以2比0击败了德甲劲旅多特蒙德队,而德国队的现主力门将莱曼当时正是多特蒙德队的一员。参加本届欧洲杯的这支土耳其队共有5名正在德甲效力的球员,其中主力球员大阿尔滕托普在德甲龙头拜仁慕尼黑队踢球,他本身就出生在德国的盖尔森基兴地区。

正因为土耳其足球深知德国足球的虚实,所以近年土耳其足球已经开始摆脱了德国足球不可战胜的恐惧心理,以致德国队也有16年未能战胜土耳其队了。在土德两队最近的3场较量中,土耳其还以2胜1平的战绩占优,其中最近的一次交手是2005年土耳其队在伊斯坦布尔进行的一场友谊赛中以2比1击败德国队。

18世纪下半叶,一些欧洲作曲家对异国风味的音乐产生了兴趣,莫扎特于1778年在巴黎完成《A大调钢琴奏鸣曲》时,就特意增加了一段异国风味的曲调作为第三乐章,他在这段曲子前面标了“土耳其风”几个词,著名的《土耳其进行曲》因此而得名。顽强的土耳其人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从被欧洲排斥逐渐达到被接纳甚至被欣赏的进步。文化上如此,足球上也是如此。土耳其足球在本届欧洲杯上的崛起,对于中国足球而言,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启迪。

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凌厉的鲜血,这就是土耳其人。主力4人停赛、5人受伤,几乎换了一个阵容。但土耳其队面对“老师”德国队,敢杀敢拼,这是武侠小说和电影中经常出现的一幕:一个受着伤的徒弟最后一刻与自己的师傅搏杀。

土耳其队少了队长尼哈特,少了两名边前卫,如果放在其他队,进攻几乎瘫痪。但“土耳其二队”戏耍着莱曼和德国队的防线,几乎每次攻门都打在门框范围之内。

当然,我们不能怀疑“小猪”的天才。“小猪”轻巧的搓射很“巴西”,翻版了他进葡萄牙队的经典进球。日耳曼人的意志让德国队很“man(男人)”,弗林斯忍着肋骨断裂的疼痛毅然上场,弗林斯是位斗士。绝杀土耳其队的拉姆是德国队的另一位斗士,他一次次地插上助攻,终于在第90分钟绝杀顽强的土耳其队,土耳其队的神奇在这一刻被抹杀。德国队和土耳其队演绎了男人之间的较量,球迷久久不肯离去,掌声经久不息,这是场让人铭记的比赛。

特里姆是斗士同样毋庸置疑,我甚至认为欧足联应该为他颁发勇士勋章。他演绎了什么为真正的男人,从来没想过放弃。土耳其队总共才14人可用,只有3人可换,其中包括一位门将。但他的球队是不畏惧任何球队的独立团,土耳其队虽然没有进决赛,但球队的精神让其国内人民很振奋。足球不仅仅是项运动,更是项荣誉。土耳其队踢的是真正男人的足球,我们不需要知道谁是冠军,只要知道2008年欧洲杯有神奇的、很“man”的土耳其队就可以。

足球是团结民心的运动,我恳求中国的负责人狠狠地抓一下中国足球,让几亿中国球迷团结起来,那么就没有我们做不成的事。中国人需要的不是希丁克,而是中国的很“man”的特里姆。

土耳其队配得起足球的任何荣誉,他们升华了足球运动。胜利的德国队把掌声送给球迷,更需要向他的对手深鞠一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芬兰总统:如瑞典加入北约被推迟 芬兰不会单独加入北约
Next post 新西兰国家足球队介绍